为困境儿童撑起“保护伞”│汕头社工机构探索更专业针对性服务

www.bsbet8.com

2018-10-27

为困境儿童撑起“保护伞”│汕头社工机构探索更专业针对性服务与困境儿童的“特别约会”  祖籍揭阳的黄立(化名)看起来活泼好动,平时与爷爷、妈妈一起住在金平区。 听黄立的爷爷说,黄立的父亲在戒毒所戒毒,日常生活仅靠其与黄立妈妈打临工勉强维持,家庭经济比较困难。 由于黄立没有户口,无法到当地公办学校读书,只能在外来工子弟学校读书。 可能是平时为生计而奔波,对黄立疏于管教,在爷爷眼里,黄立的情绪波动较大,不怎么愿意听妈妈的话。   在多次入户探访的过程中,社工发现黄立是个有礼貌的孩子,但专注力无法集中。 爷爷告诉社工,黄立多动的性格让他们力不从心,而且有时还被学校老师批评。

为让黄立能够在学习上有所提高,社工采取讲故事、读绘本等方式,让黄立时常保持新鲜感,积极配合专注力训练。 知道黄立喜欢看图画书,社工时不时会给他带上几本绘本,所以每次探访成了黄立与社工的“特别约会”。

  经过一段时间的交流探访,社工帮助黄立寻找到减免学费的方法,在一定程度上缓解其家庭经济压力。

同时,结合多种方式改善黄立人际交往状态及引导他正确处理人际交往的能力,并且扩大黄立家庭的社会支持网络,帮助其申请精准扶贫、入户口等,还组织专业社工及志愿者为黄立提供学业辅导。

社工精准关爱困境留守儿童  在现实社会中,除了城市之外,更多的困境儿童、留守儿童存在于农村地区。 民政等相关部门、公益慈善组织以及各界热心人士都定期或不定期地开展关爱行动,让这群孩子收获到来自社会的温暖。

然而,“如何养家”的难题始终是困境留守儿童的父母难以长期陪伴在身边的现实问题,而且很多现状暴露出农村留守儿童等在家庭安全教育上缺位的情况。   市学康社工中心社工纪杏璇经常到澄海、潮南开展社工项目探访,她发现很多留守儿童平时除了上学,基本上都是在家里。

可是,家长忙于生计,无法及时地对孩子进行安全教育,致使某些孩子因为贪玩或疏忽大意,出现溺水等令人痛心的安全事故。 纪杏璇说,好比许多家长宁愿花几百块钱让孩子上兴趣班,也不愿花几十块钱买安全教育读本。

在有些家长看来,安全教育好像做了也没用,好像发生概率很低。   “要做到精准关爱,首先要懂得孩子最需要的是什么。 ”纪杏璇告诉记者,在农村留守儿童中,缺爱的孩子比缺钱的多。

相比物质救助,留守儿童更渴望的是心理陪伴。 为了在精神层面给留守儿童更多精准帮扶,近年来越来越多的专业社工和志愿者深入社区,送去心理疏导与情感慰藉等。 设立未成年人保护专家库  打通儿童工作“最后一公里”,不仅需要保障困境儿童,更需要关爱留守儿童。

据民政部近期发布的数据显示,目前全国共有农村留守儿童697万余人,与2016年全国摸排数据902万余人相比,下降%。 近年来,国家出台多项关爱保障政策,最大限度改善儿童生存状态,创新工作方式,推动各地农村留守儿童关爱保护和困境儿童保障工作迈上新台阶。 让每个儿童的幸福都不被剥夺,让每个儿童的成长都得到呵护和关爱。

  自2013年5月民政部在全国开展未成年人社会保护试点工作以来,汕头市作为全国第二批未成年人保护试点、全省第一批试点单位,在省民政厅的大力支持和指导下,我市各级党委、政府高度重视,积极结合实际,因地制宜,不断探索,开展了多种形式的未成年人关爱保护工作,全市的关保试点工作加强平台和载体建设,加强了基层与基础数据的摸查,加强制度体系建设,加强了实践的创新探索,取得了阶段性的成绩。 今年来,汕头市未成年人保护试点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筹备设立未成年人保护专家库,首批入库专家70人,由来自全市未成年人保护和农村留守儿童关爱工作领域的专家、学者和优秀工作者组成。 专家库的设立,将探索农村留守儿童关爱和未成年人保护的实践路径与理论支撑,为制定完善相关公共政策提供智力支持,从而推动我市农村留守儿童关爱和未成年人保护工作队伍素质和业务水平提升。

多维度保障未成年人权益  现代文明及人类社会发展至今的水平决定了任何社会问题的解决均需要通过“政府主导、社会参与、民众响应”的联合行动来实现。

未成年人权益保障制度的取向决定于社会发展的各类特点和现状,其实践路径和效果同样受制于此。

政府和社会各方通力合作、各司其职是未成年人权益保障政策实践路径的必然选择,联合行动既是一种优势互补,也能确保多视角解析和保障未成年人的各项权益。

  汕头汇智公益研究所理事林佳频告诉记者,结合我国未成年人权益保障政策的取向和社会经济发展的现状,建议未成年人权益保障的实践要优先考虑建立儿童暴力伤害的监测预防、发现报告、调查评估、处置、救助工作运行机制,开展关爱困境儿童的行动以及关注未成年人的心理健康及全面发展。 同时,要依法打击拐卖、虐待、遗弃儿童,利用儿童进行乞讨,以及针对儿童的一切形式的性侵犯等违法犯罪行为。 并且,构建覆盖市、县、乡镇(街道)、社区四级儿童福利保障和服务体系,发展困境儿童关爱类的专业服务,可通过购买服务或创投形式实现。

  本报记者李德鹏  。